马后炮几句Clubhouse

截止今天使用Clubhouse超过7天,终于没了新人标,也就在刚刚,这个国区App Store没上架的App已经不能正常访问了。

零零散散的用了段时间,也邀请了一些朋友进来,这个软件在国区的火爆是马斯克带来的,川宝推特被封后,马斯克接下了顶流位置,说啥啥火。

CH的爆火有些出乎意料又特别必然,整个中文互联网圈,近乎三年没有创新的模式及产品,大厂与创业团队都处于同样的焦虑之中,登上CH的第一天,看到的都是产品经理的Room,要么在教CH做产品,要么是分析这个为什么火,一个小功能都可以论证半天。

总让我想到博士生解决1+1=2的问题,滑稽又真实。

用了几天,因为没有进行多账号对比测试,很多逻辑没仔细研究。

整体来说,软件特别简陋,不过这个简陋,也让人思考很多。

比如房间内一些常识性功能的缺失,导致房间如果想高质量的聊天或进行讨论,会强依赖主持人的能力,没有打赏,没有特效,没有弹幕,归本溯源。

所以从这方面去看,又不能确定这个软件到底是简陋还是简洁,整个App对文字也非常克制,除了Profile外,文字就没太多用武之地。

推送、推荐、邀请码发放等都是弹性标准,一切都是黑盒子。

软件对通讯录权限的生要,也非常惊人,有几位朋友,包括我自己,都在关闭掉CH的通讯录权限后获取到了三个邀请。

CH的推送也是毫无章法,总共关注了30人左右,却每个小时都能收到各种房间的推送。

这一切,都有种返祖的感觉,这种形态,没有产品经理只有程序员的时候,一抓一大把。

果真吃惯山珍海味都要回归粗粮。

另外CH的核心业务是基于声网的WebRTC实现的,声网也是第一个把RTC技术作为服务提供给开发者和企业的公司。

马后炮几句Clubhouse

另据称,抖音也使用了声网的RTC业务,在自有RTC服务故障时会进行切换。

在各个Room中也看到了极强的信息茧房效应,熟悉的产品经理聚在一起,彼此强化各自观点,莫名其妙的聚众自嗨,一些播客主的房间也是,一群人大谈播客春天来了,如何商业化,商业化不分早晚等等,让人恐慌。

算法究竟是服务了人,还是毁了人,是值得思考的。

这又涉及到个人信息如何获取的问题,要保证足够的广度,又要有一定的深度。

随手瞎写几句,我所说的都是错的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彩虹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omebear.com/archives/1746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